秉璋_座中知密顾,微笑是周郎

全职all叶all全食,叶修张新杰肖时钦痴汉,韩张大本命,主吃周叶/叶肖/包叶/叶喻/楼叶/双花/平叶/all张/all肖,杂食动物,欢迎勾搭嗷嗷w~

【叶修中心/ABO】战神之秋 1

#暂时没定好CP,所以目前的目标是苏苏苏叶神!

 

#论文笔渣还要写正剧向的痛苦

 

#ABO不炖肉真的是耍流氓吗?

 

寒风呼啸着拍打着落满了雪的窗沿,积雪簌簌而落,窗户也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。

“果果,窗户关严了吗?”屋里一个女声问道。

“我去看看。”另一个女声答道,接着脚步声由远及近。

 

屋内的壁炉里火烧得正旺,半个房间都被温暖的火光照亮,窗户上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花,只能朦胧地看到窗外一片茫茫的白色。

陈果欲打开窗户的手突然一窒。

不,不只是白色。从门口向外,似乎蔓延开了一大片刺眼的……

红色。

在雪地里分外触目惊心。

陈果惊叫一声,拉起唐柔就往房间外冲。

唐柔疑道:“怎么了?”

陈果笃定地道:“门口有血迹,恐怕有受伤的人。”

“有人受伤?雇佣兵吗?那也不会跑到咱们这里来啊。”唐柔皱了皱好看的眉头。

“要塞外在打一场大仗啊!说不定是失了队伍的雇佣兵,或者来不及找地方救治的游侠!”陈果眼睛亮亮的,语气里竟有几分激动。

唐柔不禁失笑:“反正不会是嘉世军队的人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!”陈果也忍不住乐了。

“还笑。”唐柔刮了一下陈果的鼻子,“要是什么来历不明的人,咱们这里也不能收留啊。”

陈果三下两下已经爬下了一二层之间陈旧的木梯,声音从下面传上来:“能为战争受伤的,不管是不是嘉世正规军的,都是英雄!”

“那也小心一点。”唐柔也爬下了木梯,笑道。

 

陈果推开门,冷风扑面灌了进来,她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
门口的台阶上躺着一个人。

准确地说,是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,身上已经积了薄薄一层雪。凌乱的黑发盖住了紧闭的眼睛,额角的血迹已经凝成深色,身上深深浅浅的伤口,甚至还有鲜血在向外涌出,将周围的一片雪地染成暗沉的红色。

“天哪!”陈果惊呼了一声。

事实上,这些常年为要塞与星系战斗的军人,他们这样的普通人鲜有见到的机会。每一个星系内的居民,其实都在被要塞悉心保护在安全的范围内,每天过着平静而安逸的生活,为各自的生计、家庭、感情操心。很多人甚至不会知道要塞外什么时候在发生着战斗,又有多少人在一场战役中永远地留在了浩瀚的星海里。

也就是陈果开着这种机甲维修的小店,才会接触到这些事情。但她所知道的情况,也不过是一些上了战场的雇佣兵和游侠口中的消息罢了。

但每个人都知道,真正守护这座要塞和整个星系的,是荣耀帝国驻守H星系的嘉世军队。

要是嘉世军队没有专业的机甲维修师就好了,这样她就能近距离接触一下这些英雄了,陈果时常怨念地想。

当然,要是能见一面“斗神”叶秋那就更好了。

不过现在更重要的事情还是救一下这位昏迷不醒的小哥啊,陈果叹了口气,招呼唐柔一声,两人一左一右架起青年的两条胳膊,向屋内走去。青年的头无力地垂下,面庞在阴影里看不真切,只露出后颈上一片苍白的皮肤。

唐柔顺手关上了门,陈果四处看了看,犹豫道:“一楼没有壁炉,把他放在这会不会太冷了?能上战场,应该是Alpha吧,把他搬上去和你的信息素冲突吗?” 

陈果是个Beta,在这方面自然不会有什么影响。但唐柔是个不多见的女性Alpha,两个Alpha如果信息素冲突,万一失去理智打起来也不一定。

唐柔道:“晚上这里会有风漏进来,他受了这么重的伤,恐怕承受不了。我倒是感受不到他的信息素,应该没事。”

陈果无奈地翻了个白眼,道:“看来要把他搬到二楼去了,这家伙可不轻啊。”

唐柔笑道:“所以说咱们早晚要修个楼梯了嘛,总用梯子爬上爬下还是很麻烦的。”

陈果叹了一口气,两个姑娘齐心合力一个拉一个托,终于把人弄上了二楼。陈果推开一间平时没人住的房间,道:“就让他住这间吧,我给他收拾收拾。”唐柔点点头,去把壁炉里的火点了起来。

突然听到陈果大叫一声:“我的天,这是嘉世的战斗服!”

唐柔走到床边,陈果指着青年胸前的标志,激动得声音都在发颤:“王冠与战矛!这是嘉世的军徽!这个人不会是嘉世的吧?”

唐柔虽然没有和陈果一样对嘉世的热情,但也理解陈果的兴奋。虽然普通人对每天的战争状况知之甚少,但对于驻扎在自己星系,守卫着自己的军队还是会有一定了解的。

不过陈果对嘉世的感情可不只是这些,她对嘉世……那已经是粉丝属性了。

嘉世曾在帝国每年各要塞的军演竞赛中,三次蝉联冠军,同时对外战争未尝一败,不管星系外如何凶险,嘉世要塞永远是帝国内最坚固的堡垒。而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由一个男人一手缔造的,一个说出来令人颤栗的名字——“斗神”叶秋,机甲“一叶之秋”的驾驶员,那个手提一杆却邪,永远站在全军的最前端的,几乎已经是整个帝国不败的神话的男人。

 

床上的青年眉忽然微微蹙起,发出一声难受的呻吟声,把二人的思绪唤了回来。

陈果低头看去,只见青年的睫毛颤了两下,似乎要睁开眼睛。

陈果忙道:“要喝水吗?”

青年似是梦呓般说道:“你们……”

陈果附耳去听,只听这人喘了一口气,吐出两个字:“好吵。”

陈果:“……”突然想把他从楼上扔下去。

 

 

 

评论 ( 4 )
热度 ( 85 )

© 秉璋_座中知密顾,微笑是周郎 | Powered by LOFTER